全国人大代表张宝艳:建议提高拐卖妇女儿童犯罪起刑点,让更多宝贝回家

 恒达娱乐注册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3-15 11:28

“自从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并走上代表通道,知道‘宝贝回家’的人更多了,他们在对‘宝贝回家’更信任的同时,也感受到国家对打击拐卖妇女儿童行为更重视了。”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一年来,繁忙充实的履职经历,让再次上会的“宝贝回家”志愿者协会理事长张宝艳少了一分生涩,多了一分从容。

履职一年来,通过多次跟随最高法、最高检调研“打拐”执法情况并倾听民意,这次上会,张宝艳带来了《关于加重对拐卖妇女儿童犯罪量刑标准的建议》。她认为,正是由于现在对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分子的量刑过轻,对拐卖犯罪分子的打击起不到震慑作用,使得一些拐卖犯罪分子依然铤而走险,使得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案件仍不断发生。

对此张宝艳建议,对拐卖妇女儿童犯罪起刑点应从“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”调至“十年以上至死刑”,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量刑应重于绑架罪。

同时,针对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规定“收买被拐卖的妇女、儿童,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,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,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。”张宝艳指出,“收买被拐妇女儿童就是拐卖犯罪的源头所在,这并不是可以从轻的理由,因此收买被拐妇女儿童犯罪的量刑也过轻。”

张宝艳建议,在贩卖人口问题上应呈现“零容忍”态度,对待拐卖人口尤其是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,应从重从快,彰显国家对此类犯罪的坚决态度。“我们一方面需要严厉打击拐卖儿童犯罪,另一方面更需要注重源头防范,需要法律和制度的有力支撑,需要有关部门的积极作为,重拳出击,重典治理,依法严惩,让这种家庭悲剧不再重演。”

今年12岁的民间志愿者寻子公益网站“宝贝回家”已经帮助了2815个走失及被拐的孩子找到亲人,这个“出生”在吉林通化,由张宝艳一手“带大”的公益团队在起步之初,并不顺利。“家长不信任我们,认为我们是骗子。因为我们是免费帮他们找孩子,他们总感觉在当下商品化时代,哪有免费的午餐。包括社会上也认为我们做‘宝贝回家’是赔本买卖,是不是为了炒作,为了作秀,甚至为了骗钱。”

面对家长和社会各种质疑的声音,张宝艳没有做过多解释。“与其去解释,不如做点实际的事情。这些年,我一直在坚持。从找到第一个孩子我们没要钱,找到第二个孩子我们还免费,一直到今天找到2800多个孩子,我们从来没有收取过一分钱,而且有些走失被拐的孩子找到亲人的时候,因为经济困难回家有一定的难度,我们还会提供一些资助。我们用实际行动证明‘宝贝回家’不是骗钱炒作,让大家慢慢了解‘宝贝回家’、信任‘宝贝回家’,到现在大家都非常支持我们。”

“‘宝贝回家’的志愿者还是年轻人占大多数,特别是30岁左右的人,他们的孩子也还很小,对于孩子的安全更焦虑、更关注。所以参与度和热情都很高,可以说是我们‘宝贝回家’的主力军。”张宝艳认为,年轻人需要有持久力的爱心,并且要具备一些互联网经验。“我们跟进寻亲资料是需要会一些互联网的技能的,比如发帖、传播,或者用一些人脸识别的软件,这些都是青年人的强项。但是年轻的志愿者可能工作会经常变动,对我们的寻亲是有影响的。所以,我们希望青年人的付出是持久有力的。”张宝艳对青年人在公益事业上的付出给予了高度评价,但也表示他们仍需有更多耐心和精力。

面对迅速发展的公益事业与不断改善的公益环境,张宝艳有着自己更深的思考。“我们的公益环境虽然比前些年有一定改善,但是依旧面临一些问题。首先,很多人对公益的了解不充分,信任危机仍然存在,像当年的郭美美事件对公益领域的影响一直存在。其次,做公益是需要付出的,很多人觉得公益事业不应该有成本,所以筹资是每一个公益组织面临的最大问题。由于‘宝贝回家’成长的时间长,社会上对我们的了解比较充分,所以我们的筹资问题比较好解决,但是更多的公益组织他们最大的问题就是运营成本,在筹资过程中会遇到一些问题。”

为了更好地为百姓发声,今年两会,张宝艳关注的领域更加广泛:希望能够加大对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分子的量刑力度;希望全国幼儿园统一安装监控系统。如今的张宝艳显得更有信心、更有底气。来自基层的张宝艳表示,接下来,自己会更加关注公益领域,她希望大家能更多地理解公益,并提到公益组织应提高自己的管理水平和自身素质。“外部需要提升,我们内部也要提高管理。只有项目做得透明、做得到位,社会上对我们的认可度才会越来越好,这样才有利于公益组织的进步和社会的发展。”

综合自人民日报、中国妇女报、中国青年网

编辑:王筱丽